当前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详情

朱军岷:雕刻华彩的民族记忆

来源:浙江统战 2019-10-28

省知联会副会长、中华老字号“朱府铜艺”第五代传承人朱军岷

我出生在60年代末期,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应该感受到我们的成长,正是国家变革的时期。我的小学,正是一个追悼会开始,我这样说,主要是因为很多人以为我和父亲,出生在一个工匠世家,这个说法既对又不对。

我本人,甚至说我家族的一个发展,正是和国家伟大的四十余年密切相关,我爷爷朱德源先生,他在老家绍兴有一个铜铺,位于绍兴古街,紧挨着鲁迅先生的三味书屋与百草园,因为战争,他的铜铺不能继续经营,举家搬迁到杭州。我们都知道,铜雕在中国历史上有3000年以上历史,青铜时代可以说是铜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解放后,铜成为战略物资,民间不能购买到铜材,我们家的铜铺不能继续经营,打铜工人们都失业转行,这个行业就消亡了。所以,铜雕作为一个技艺,铜器作为百姓生活中常见器物,也消失了。

80年后,国家开始改革开放,我爷爷因为书法功底,1982年开了一家以他名字命名的书画社,据考证,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民营个体书画社,在杭州浣纱路,当时他搬到杭州后购入了这个二层小楼房。其实当时的老百姓还没有消费书法作品的习惯,大部分人来求字,主要是为了找他写招牌。在这个时间点,国家出了一个政策,改变了我们家族的走向——价格双轨制。也就是说,我们普通人,可以买到曾经作为战略物资的铜板,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去购买,虽然价格高,但至少我们能买到铜材。我爷爷提出,他可以打铜,他要打铜。

我父亲,朱炳仁先生生于1945年,在他小时候,就离开绍兴来到杭州,他和新中国所有的孩子一样,读书找工作。1987年,年近40的他,第一次跟着他的父亲学打铜。在这之前,他没有接触过铜——家里没有铜,当然现在他已经是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以及国家级非物资文化遗产传承人。

我的成长经历,也是如此,在我小时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完全不知道我们家打铜的历史,我也是按部就班的读书到大学毕业,当时我面临一个选择,其实90年国家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待遇——干部身份,这也是一个稳定的铁饭碗的工作。我父亲1978年辞去了他的职务,杭州工艺美术公司经理,下海来帮助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爷爷的铜铺。对我而言也是同样的选择,我要不要去帮他,后来也有很多媒体记者问我是不是从小就热爱打铜,在那个时代,手工业者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荣耀,可以说是一个卑微的职业,我放弃了公职,90年代下海去做一个工人,现在的媒体认为我应该是唯一一个做出这样选择的人。其实也不能说是出于热爱,而是对家庭的责任,没有产业工人,那我就必须去帮助他,这应该是我做的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选择。

那时候我家中,我妈妈是强烈反对的,我和父亲都放弃公职,就等于我家里有两个人没有了劳保,这在90年代是很难想象的。我们一家三代人就在我爷爷浣纱路的小院子里开始邦邦邦的打铜。

我刚刚说到中国人生活中一直在使用铜器,我们当时也有一个选择,是做日常器物还是其他。我们判断,老百姓的消费水准还没有到使用铜器这个时间点,所以我们没有去做之前在绍兴时常做的产品,而是选择了制作铜制招牌。我的父亲因为他的勤奋踏实,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创造了新的工艺与技法。

随着国家经济迅速发展,铜作为一种优质材料使用在更多场合,譬如大家熟知的雷峰塔以及及中国很多著名的建筑物,都使用了铜雕技艺,我本人也在这个工程中,学习和掌握了铜雕的技法。

到了2005年,我提出了一个观点,让铜能够重新回到老百姓的生活中,在我看来,铜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而这种文化,需要某种载体才能继承。我开始尝试用铜做各种日常的器物,但是这条路走得异常艰难,差不多做了五六年,我挤压了几千件铜器产品,完全没有销路。现在回想当时,我的铜器所蕴藏的传统文化的价值还没有被大众接受,差不多在2010年以后,党中央提出四个自信,特别是文化自信,中国传统文化越来越受到老百姓的喜爱,慢慢的我也找到了一条铜器发展的正确道路,那就是铜雕产品必须要和传统技法与传统文化相结合,我也非常庆幸我赶上了一个很好的时代,那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被重新确立为主流文化消费,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并愿意为传统手艺与传统文化买单,更重要的是国家越来越重视工匠精神,也带动了民间对于传统工匠价值的认可。

2014年以我父亲朱炳仁先生命名,在杭州万象城开出了第一家专卖店,到现在,在全国各地已有60余家门店。我们和故宫合作,成为故宫唯一的铜器开发经营者,我们以故宫文化为元素,开发的各种产品,很多都成为国礼,赠送给外国领导人。

2016年杭州召开G20峰会,由我主持建设的主会场项目,也大量用到了铜元素与铜雕技艺,同时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好评。我坚信,只要我们能够用中国传统文化,讲好中国故事,我们的事业一定会越来越兴旺。另外我还有一个梦想,朱炳仁铜虽然在中国市场受到了喜爱,但这还远远不够,我相信,随着我国经济与文化的发展,我们的品牌与产品一定会走出国门,代表中国和世界最好的工艺品牌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