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统战动态 > 详情

浙商40年:价值创造及时代内涵

来源:浙江日报 2018-12-05

杨轶清 编辑 江于夫

浙商,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经营群体,必须大力弘扬新时代浙商精神,沉着应对挑战,努力开拓创新,才能在聚焦聚力高质量发展中行稳致远。

浙商40年:价值创造及时代内涵

杨轶清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浙商是改革开放坚定的拥护者、忠实的践行者、最大的受益者。梳理总结浙商的创业史成长史,总结浙商40年发展的经验和不足,提炼浙商的精神文化内涵,对浙商和浙江经济未来的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市场主体“密度”40年增长了2000多倍

据浙江省工商局2018年一季度统计显示:全省在册市场主体总数首次突破600万大关,在册企业数(公司制企业)首次突破200万户,每万人市场主体拥有量为1074户,位居全国榜首,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浙江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密度”之高均为全国之最。

目前,浙江民营经济创造了全省56%的税收、65%的生产总值、77%的外贸出口、80%的就业岗位。全国工商联1998年开始每年发布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浙江民企上榜数量连续20年位居全国第一。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数据不含省外浙商创造的经济贡献。目前,在海外、省外投资创业的浙商约800万人,他们创造的经济总量,最高时相当于在省外、国外再造了一个“浙江省”。这是浙江、浙商对中国和世界的特殊贡献。

而浙江民营经济的人格化载体——浙商,更是在这40年间,成长为中国人数最多、实力最强、分布最广、影响最大的基于共同地域背景的跨区域投资经营群体。40年间,浙江省个体工商业从业者总数增加了3000倍,密度提高了2000多倍。浙江省民营经济主要指标,长期位居全国各省市前茅。

GNP/GDP最高 根在浙商全球化生存

全球化生存是浙商的突出特征。“走得远、出去多、分布广”是浙商区别于其他地域性商人群体的显著标志,也是浙商之所以成为影响深远的商帮群体的重要因素。据不完全统计,有600多万浙商广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他们创造的经济总量相当于同期浙江省GDP的80%。

浙商不仅是浙江的浙商,也是中国的浙商、世界的浙商。全球化生存是浙商的突出特征,也是有别于其他地域性商帮的显著标志。浙商是中国最大的离开原籍地到省外海外创业的投资者经营者群体,浙江也因此成为全国各省区中GNP/GDP比值最高的省份。此外,海外浙商也阵容庞大。全省有华侨华人和港澳同胞200余万,分布在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工商业是浙江华侨华人的主体职业,也就是说海外浙江人主要是各类工商业者。

浙江是中国“内资输出第一省”。长期以来,浙商是很多省市区招商引资的首选对象,与浙商走遍天下对应的是人才、资本、项目等的全国输出。浙商积极对接、参与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走向世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积极融入全球产业链。

地域分布的广度是衡量一个商帮辐射力和影响力的重要标志。遍布全国的浙商及其省际间的广泛流动,提升了浙江对内开放的水平,促进了省际间的经济合作交流和资源优化配置,促进了工商业要素空间流动的活跃和深入。“浙江经济”与“浙江人经济”的关系,就像“地瓜藤”——藤蔓覆盖越广,受益地域就越多,而根部的地瓜长势也就越好。浙商源于浙江,根在浙江,既要创造条件营造氛围搭建平台积极引导浙商回归发展,也要支持鼓励浙商走出去发展,从而为全国一盘棋作出更大贡献。

浙商精神 呈现浙江精神的特质

作为这个区域和时代具有代表性的一个群体,浙商精神能够充分体现浙江精神的特质。或者说,浙商群体的生动实践和伟大创造,为浙江精神的总结提炼提供了最鲜活的素材。走南闯北的浙商身上所具有的独特品质和良好形象,成为浙江人务实勤奋、坚韧不拔等文化精神的代名词,成为传播浙江影响力、扩大浙江知名度、提升浙江国际形象的重要载体。

浙商不仅是经济现象,也是文化的产物。浙商精神的生生不息,浙商群体的发展壮大,来自于浙江传统文化价值观的滋养,也体现了浙江精神的巨大力量。同时,浙商的创业活力,浙商的全球化跨文化生存,也不断丰富着浙江文化和浙江精神。

2000年,浙江总结出了“自强不息、坚忍不拔、勇于创新、讲求实效”的16字“浙江精神”。2005年,进入发展新时期的浙江,与时俱进地把浙江精神提炼为12个字:“求真务实、诚信和谐、开放图强”。两次浙江精神的总结提炼,其内涵一脉相承,同时又有深化和提升。浙商精神可谓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浙江精神的内涵与实质。

“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历尽千辛万苦、想尽千方百计”的“四千精神”是典型的浙商精神。进入新时代的浙商,“四千精神”的内核永远不能丢。

2017年11月,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省委书记车俊发布了新时代浙商精神:弘扬坚韧不拔的创业精神、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兴业报国的担当精神、开放大气的合作精神、诚信守法的法治精神、追求卓越的奋斗精神。创业、创新、担当、合作、法治、奋斗,这既体现了新时代中国企业家的共性,也体现了新时代浙商群体的个性;既体现了我们现有的优势,又体现了未来浙商需要努力的方向。

浙商文化 基业长青的根与魂

文化传统是浙商能够成长壮大的根基,浙商文化是驱动浙商生存发展的内核。同样,文化力量也是浙商未来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浙商已经创造了浙江过去40年的经济成就;未来,浙商在继续对经济社会作出贡献的同时,还将成为文化强省建设的现实基础和重要支撑。

文化是多因素长期历史积淀形成的价值判断和行为习惯,具有终极性和稳定性,而中国文化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呈现了超稳定性。全球化时代人员、贸易、技术、信息等前所未有的巨大流动性,给各个文化体带来的振荡和冲击以及随之产生的碰撞、磨合以及交融,其广度和强度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

全球化生存是浙商的最大特点之一。600多万省外浙商和200多万海外浙商,是中国最大的离开本土(出生地)的创业群体。从内涵结构上说,“浙商”既是人也是事,是人文和经济活动的聚合体,也是浙江文化的活的载体和移动的传播者。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历史时期,浙商既传播浙江地域文化,也吸收引进外来文化,是形成先进文化,推动文化有机更新的主体力量和主导力量之一。

浙商能否继往开来,与浙商文化能否与时俱进有很大关系。改革开放以来,浙商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但浙商文化才是“根”与“魂”,才是长久而超越时空的力量。浙商要不断发展、飞跃,必须有浙商文化的支撑,必须有浙商文化的与时俱进、丰富提升。

浙商群体 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包括全球化的深入和遭遇的挑战,经济科技发展进入“互联网+”和智能化的纵深阶段。浙商创业之初或成功之时的很多条件已经或者正在消失,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不断出现,浙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比如,自主创新意识和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市场竞争越深入,创新的重要性和作用也就越突出。在新的发展阶段,浙商必须以创新重构竞争优势,包括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以及作为支撑的制度、文化创新,而且浙商也完全具有自主创新的条件和能力。

又如,企业家精神有待强化。部分浙商实业精神流失,出现实体产业空心化和资产泡沫化威胁,降低了企业的体质和企业家的斗志,企业主抗风险意愿和能力减退。企业家能力和组织资源的衰竭是导致经营失败的最终内因。如何保持和提升浙商群体特别是企业主要负责人的企业家精神和经营管理素质能力,是企业生命力和竞争力的基础和源头。

再如,家族企业社会化程度有待提高。浙商的主体还是家族企业,家族企业的治理水平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浙江企业的生命力和竞争力。目前,浙商家族企业面临公司治理和代际传承的多重考验,等等。

浙商,作为一个优秀的投资经营群体,必须大力弘扬新时代浙商精神,沉着应对挑战,努力开拓创新,才能在聚焦聚力高质量发展中行稳致远。

【作者为浙江工商大学浙商研究院副院长、浙商博物馆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