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风采 > 详情

万安少帅的制胜三招:这个海归二代打破了家族企业长大的瓶颈

来源: 2017-08-15

    从做服装外贸生意,到国内汽配产业领军企业万安集团总裁,陈江在7年时间里完成了身份的华丽转变。从美国回到诸暨,陈江在父亲陈利祥和董事会成员的支持下接手万安集团,在他和弟弟陈锋的共同努力下,万安的利润、产值每年复合增长率均达两位数以上。

和技术出身的父亲不同,陈江在企业中树立威望靠的更多是“借力”。几年来,他和弟弟陈锋通过一系列海外并购、资本运作,基本完成了万安未来5到10年的系统性产业布局。公司产品不仅相继进入戴姆勒、大众、丰田的供货体系,连宝马、奔驰等国际一线汽车品牌也都主动找上门来,寻求与万安开展合作。

    借力——海外并购引进技术

进入万安之前,陈江已在美国工作近10年,但所处的行业和汽配完全不搭界。“刚到公司那会,我连汽车零部件都认不全,融入企业的难度可想而知。”陈江说,父亲最初对他的要求也是“要以做学生的心态做好总裁”。

不曾想,陈江在学习中成长迅速,并为集团提出了一条新的发展路径。“当时的万安在国内虽是一线汽配企业,但在国际上还只能算二三线品牌,而当前的发展速度,不足以让万安再上一个台阶。”在一次董事会上,陈江建议加快进行海外并购,争取与国际知名企业进行合资合作,以引进尖端技术等方式实现跨越式发展。

然而,父亲陈利祥以及诸多大股东对此似乎并不“感冒”。陈江之后数次在董事会上提出要“走出去”,都没有得到太多响应。

对于父辈的坚持,陈江表示非常理解。他说,包括父亲在内的万安高层,几乎都是技术出生,相比并购合资,他们更重视产品品质、市场需求等。

陈江认为,万安此前有过两次合资经历,让公司收获了很多经验,这些经验就是未来成功的基础。在陈江一再坚持下,陈利祥和董事会作了退让,允许陈江放手一试。

然而,陈江“海外并购”胃口之大,让他父亲也感到惊诧。去年,陈江提出要与瑞典瀚德在EMB电子机械制动上进行合作。在陈利祥看来,这简直有些异想天开,为此两父子没少在家里争论。“瀚德国际知名度远超万安,合作可能性不大。”陈利祥认为,“更何况,现在你要去合作的是核心技术,这怎么可能?”

“虽然瀚德有EMB尖端技术,但万安也有自己的资源优势,双方完全有达成共识的基础。”陈江坚持自己的意见,并由自己直接负责谈判。他一改以往的谈判思路:从最新的、未来大家都看好的产品着手。果不其然,陈江的策略收获奇效,双方就EMB项目合作达成了共识,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

除了EMB项目,去年陈江还成功与英国Protean公司、美国Evatran公司达成了合作关系,共同开发技术领先的轮毂电机产品和无线充电产品。

万安与国际知名企业合作的“高精尖项目”相继成功落地,使得父亲和公司元老们对他刮目相看。陈江认为,因为文化背景的差异,自己与父辈的想法存在些许差异。父辈在汽车零部件领域深耕三十余年,一心想把主业做好,而他更多考虑的是,如何通过实业与金融相结合的角度,来更好服务汽车零部件主业。“可以说,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方法存在差异。经过多年磨合,现在双方在观念思想等方面已经逐步融合,这也是一个相互影响的过程。”陈江说。


借资——产融结合服务实体

“资本运作是虚的,万安要坚持实业。”这是早前几年陈江在董事会上听到的次数最多的提醒。而其中原因,便在于陈江对资本运作的主张和产融结合的理念。

其实,陈江一早就开始考虑如何利用金融手段发展企业了。在5年前,他第一次提出要设立产业并购基金。

“那时候做产业基金的人还不多,也正因此父亲和股东们对这个新事物还没有充分认识。”陈江说,那时候,只要他在家里和父亲一提这事,父亲就会让他打住;在董事会上,陈江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大家似乎都持怀疑态度”。

面对父辈的疑惑,陈江一方面理解父辈们对于实业的那份偏好和执着,另一方面他依然坚持自己的主张。他常常主动跑去和父辈股东谈谈自己的想法,让双方在沟通中有更深的了解。

“资本运作做好了,也是服务实业。”陈江说:“正因此,几乎每次董事会我都会去提我的主张,分享一些金融助推实业的成功案例,在潜移默化中转变他们的想法。”

就这样,陈江和父辈们暗暗“较着劲”,最近这两年事情终于有了转机。随着陈江在收购兼并、合资合作等方面一系列动作,无论是经营项目还是企业价值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陈利祥和其他股东们对他产融结合的主张也有了新的认识。

如今在董事会上,大家不再说资本运作“虚头巴脑”,父亲陈利祥还把“实践资本运作”写进了集团发展的指导思想,这让陈江振奋不已。

如今,万安已经在杭州成立了投资管理公司,还发起成立了诸暨汽车零部件产业并购基金。陈江说:“从这个基金名称里,就不难看出,万安金融工具正是为了服务汽车零部件主业的。”

“上市公司要做定增项目并没有那么容易,时间周期少说也得18个月。”陈江说,“可好项目哪里可能等那么久,而现在我们有了基金和投资公司,遇到好标的就可以通过它们来进行融资并购。”


借智——企业决策更加科学

前阵子,一家上市公司邀请万安参与他们的基金管理公司,万安只要出资60万元就能占股20%。在陈江看来,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然而方案最终被董事会否决。虽然这是一个在陈江权限内的投资,他却依然尊重董事会的决定。

自陈江担任总裁以来,万安一个重大变化便是,从此前的“拍板制”过渡到了如今的“议案制”。尽管自己的议案常常被否决,陈江却对此感到骄傲,因为这标志着万安正走向现代化公司治理。

陈江说,自己的父亲是做技术出身,对产品布局具有很强的前瞻性,万安产品创新时间点踩得很准;而自己没有基层锻炼的经验,涉足汽配产业时间也短,因而尤其需要在决策过程中听取董事会意见。“这是我们二代和父辈在决策上互补的一个过程,虽然会增加许多事情推进的难度,却也保证了公司的科学决策。”

“事实上,这几年通过参与董事会讨论议案,我也从中获得了不小的成长。”陈江说,一些项目经过董事会讨论后,许多原先可能被忽略的风险被一一指出,这对他也是一种警醒。

有利自然也有弊。“议案制的确使决策更为科学,但也让一些方案执行难度加大。”陈江说,去年他看好的一些投资项目,最终都因为董事会没有通过而被搁置。

对此,陈江的想法不是绕过董事会,更多是努力去达成共识和进行自我反思。陈江眼下正在做几个数学模型,是对去年所有被董事会否决的项目进行跟踪分析。他说,回过头去看问题,能够更加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同时,他也想将被否决项目的效益与早几年万安投资的传统项目进行比较,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董事会看到实实在在的差距,为公司治理迈向更科学更高效打好基础。

父亲陈利祥常说,好儿子并不等于好董事长,万安需要的是能够谋划、引领未来发展的人。他考量更多的是对公司负责、对股东负责、对社会负责。“所以我和弟弟陈锋的接班,不仅需要获得父亲认同,更要过董事会股东们这一关。”

陈江认为,万安的交接班,不仅仅是企业和财富的传承,更是企业文化的传承。“万安发展是大家的共识,所有决策始终不会偏离这一点。父辈们积累的丰富经验,我们更会坚定执行和努力传承。”